1. <span id='s83r6'></span>

    <i id='s83r6'><div id='s83r6'><ins id='s83r6'></ins></div></i>

      <ins id='s83r6'></ins>

      <dl id='s83r6'></dl>

      <code id='s83r6'><strong id='s83r6'></strong></code>
      <i id='s83r6'></i>

    1. <tr id='s83r6'><strong id='s83r6'></strong><small id='s83r6'></small><button id='s83r6'></button><li id='s83r6'><noscript id='s83r6'><big id='s83r6'></big><dt id='s83r6'></dt></noscript></li></tr><ol id='s83r6'><table id='s83r6'><blockquote id='s83r6'><tbody id='s83r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83r6'></u><kbd id='s83r6'><kbd id='s83r6'></kbd></kbd>
      <fieldset id='s83r6'></fieldset>
      1. <acronym id='s83r6'><em id='s83r6'></em><td id='s83r6'><div id='s83r6'></div></td></acronym><address id='s83r6'><big id='s83r6'><big id='s83r6'></big><legend id='s83r6'></legend></big></address>

          韓國版的《一級恐懼》,壞到極致,警察都會相信他無

          • 时间:
          • 浏览:12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有人說律師需要公正,他可以讓我們看到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但是也有些時候,我們看到的好人不一定是好人,壞人也不一定是壞人。好的律師也為壞人辯護,當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我們不能僅僅憑借一兩起案件就單純的斷定這個律師是好是壞。律師很多時候所做的事情,隻不過是按照現有的證據,拼湊出來對於自己委托人最為有利的證據而已。

          如果僅此而已,再無其他的律師,他是不會有著很牢固的是非觀的。但是如果說這個律師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本著一顆公正的心態來處理自己手頭的案件,那麼他所得到的任何的結果我們都是可以接受。但是偏偏還會有這樣一種情況。律師面對著正常的證據,然後做出來瞭一個判斷,這個判斷沒有任何的錯誤,但就是會讓犯罪分子逍遙法外。這個時候,我們就會發出疑問,律師錯瞭嗎?這還是一個好律師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律師固然是一個好律師,不過架不住犯罪分子狡猾啊。

          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再去苛責律師的不是,就有點不好瞭。法律是一個會給予我們公正的參考系,但是當這個參考系維持自身的運轉之時,他就要面對不斷地進化著的犯罪分子的智商。有時候,當犯罪分子鉆瞭法律的空子,你就要面對這些人逍遙法外的無奈境地。因為講證據,法律會將壞人送進去,同樣的也因為講證據,法律有時候隻能目瞪口呆的看著壞人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今天為大傢講述的這部電影,就是這樣一個差一點成為讓犯罪分子逍遙法外的電影。《委托人》是一個懸念四起的電影,看上去這起殺妻案中,丈夫鐵定是犯罪嫌疑人。但是控方律師卻本著自己之前的執念,要對於這個已經板上釘釘的案件進行再次偵察。追尋證據的過程中,控方律師發現,所有的具有間接指向性的證據,似乎都對受害者的丈夫不利。但是關鍵證據卻憑空消失瞭。僅僅憑著這個疑問,控方證人便開始瞭艱難的翻案。

          這是檢察官與控方證人之間的對弈,同時也是控方證人與所有人之間的二對弈。嫌疑人一言不發的沉默使得律師一度陷入到絕地。但是憑著自己認真的態度,最終在博弈的最後時刻,控方律師實現瞭絕地反擊。隨著嫌疑人被當庭釋放,這個故事看似終於塵埃落定。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傢不願意看到的畫面出現瞭。原來嫌疑人所有的悲傷絕望的情緒都是偽裝的。他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瞭迷惑控方證人,以達到最後絕地反擊的目的。本片在最後時刻為我們展現瞭大反轉,這一點尤為刺激。

          近幾年來,韓國的商業電影一度讓我們絕望。熟稔的制作工藝,邏輯嚴密的劇本,適合的演員。這些元素在韓國電影流水線上不斷地循環著,然後不時地會產出很多優秀的作品。我們現在基本上接受瞭韓國電影的這些既有的元素以及套路。對於一部很成熟的作品,我們追求的是在觀影的過程中能不能帶給我們驚喜。很明顯,本片做到瞭。

          但是這個精彩的故事卻並非原創。如果大傢有看過《一級恐懼》的話,就不會對於這樣的劇情設定感覺到意外。但即使是這樣,我們同樣不會認為這是本片的減分項。即使是靈感來源於別的作品,但是改編的過程中依舊是會讓影迷們感覺到驚喜,那麼這次改編就是成功的。

          拋開這個故事設定,我們來看看片子帶給我們的思考。當犯罪分子將沉默與鎮定作為自己的秘密武器的時候,我們還能做什麼?對於已經發生的犯罪或者是證據確鑿的犯罪我們還有辦法嗎?這不能每回都依靠最後時刻的絕地反擊啊。現實生活中是不會有這麼多電影情節的。

          公平,絕對的公平他一定是來源於對弈的雙方都遵守著一種約定俗成的規則的。本片中,之所以控方律師覺得此案不像是表面所看到的那樣,究其原因,公訴人與被害者的傢屬,對於嫌疑人有著一種天然的偏見。而正是因為這種偏見,本片中一些本應該出現的證據並沒有出現。因此,控方律師才會有所懷疑。而犯罪分子正是利用這樣的心理戰,使得控方律師徹底的淪為瞭自己脫罪的工具。試想一下,如果雙方都是本著公正公平的態度嚴謹的進行每一個環節的話,本片中的犯罪分子,即使是再沉穩,也難有回旋的餘地。

          對於成熟的商業片來說,精彩的反轉對於觀眾會更具吸引力,但是引申一下,如果這是一起真實的案件,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犯罪分子,那麼,它帶給我們的就隻有恐懼。

          歡迎留言
          明天再見